中元节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bl小说网www.gradff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福福生病了,可能是因为前一天下雨的时候,福福人小,在伞下面待不住总是往雨里跑,淋了雨这才生病发烧。

前一天晚上其实还好好的,等到第二天早上,丰禹还没醒就发现身边小孩儿热的不对劲——自从那晚在小孩儿床上睡了之后,丰禹就彻底放弃了自己的房间和床,硬是在福福这安了家。

福福虽然一个人睡也没问题,但哥哥在旁边抱着他睡他也十分喜欢,于是本来一人一个房间,最后还是发展成了两个小的挤在一起睡觉的情况。

所以丰禹一早就发现福福身体热的不正常,毕竟这么大一个热源在怀里,想感受不到都不行。

“福福,醒醒,是不是不舒服?”

丰禹摸了摸小孩儿滚烫的额头,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,连忙跑下床去找爸妈,夫妻俩拿着体温枪过来,“滴”一声后两人看到快39度的体温顿时也觉得情况不对。

“福福是发烧了吗?昨天妈妈不是给福福煮姜汤喝了,怎么还会发烧。”

“是煮了啊,还是小禹你看着福福喝完的不是吗?”

“是我看着……”丰禹突然想起来,昨天回家后他担心福福淋雨会生病,特意让妈妈煮姜汤驱寒,姜汤煮好后妈妈让他和福福都喝一碗的时候,他一口气把自己那碗喝完了,刚要监督福福喝姜汤,小孩儿在这时嗅了嗅碗里的姜汤,皱着眉头说姜汤味道大还特别怪,想要喝完吃糖甜嘴。

这种小要求,丰禹自然会答应,又在小孩儿说想要喝完就立刻吃到糖的时候上楼给他拿糖,等丰禹回来,小孩儿面前的碗就已经空了。

他只以为小孩儿是自己乖乖喝完,还给他拆包装纸喂他吃糖,现在看来,那碗姜汤指不定被福福喂给什么东西了。

“福福,姜汤你是不是没喝?”

福福烧的迷迷糊糊的,睁开眼睛都十分费劲,又是第一次被哥哥这么严肃询问,小孩儿于是有点怕,脑袋缩回被子里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丰禹看,小小声回话:“姜汤,好难喝的。”

“难喝你就没喝了是吗?”

十分严厉的声音,其中还带了点批评的意味,福福顿时更怕了,同时因为身体不舒服,他心里还有点小委屈,“哥哥,别凶福福,福福不舒服。”

“谁让你自己不和姜汤,现在生病了,肯定会不舒服。”

话虽如此,丰禹还是从母亲手里接走了给福福穿衣服的重任,福福十分依赖的依偎在他怀里,依旧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骑士的终焉

骑士的终焉

影殇
羞赧的成长,我又该何去何从
高辣 连载 0万字
【ABO】哥哥开门,我是狗

【ABO】哥哥开门,我是狗

PUPPYA
高辣 连载 34万字
长夜将明(1v1 古言h sc)

长夜将明(1v1 古言h sc)

雨天??
ysんcks(yhuwurocks) 李靖远一直认为,姜唯是他手中最锋利的那把刀。直至有天,刀锋逆转,指向了他。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”初识不知曲中意,再闻已是曲中人。一个江山和美人的故事也是一个古代女子自救的故事
高辣 连载 6万字
自由与嫉妒(骨科 1V1)

自由与嫉妒(骨科 1V1)

br牵挽
邱方是模范学生,拿奖学金、参加竞赛、当学生干部,从没让父母操过心,是妥妥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可他的妹妹却天生反骨,买骷髅头、在坟墓旁写作、十六岁就和男朋友开房……是任何家长都会头疼的小孩。没有人想得到,邱方会嫉妒邱式,嫉妒一个物理没及过格的吊车尾。后来,28岁的邱方成为了大学教授,拥有了不菲的收入和令人艳羡的地位,除了未婚,他满足了世俗层面对“人生赢家”的全部期许。可当兄妹俩重逢于一个雨夜,邱方望
高辣 连载 5万字
校园春梦成真了

校园春梦成真了

soo
高辣 连载 1万字